单亲妈妈奉上金饰提款卡‧女老千冒名售屋骗百万(雪兰莪.梳邦再也12日讯)一名54岁的单亲妈妈申诉,她在过去3年相信遭女老千“下降头”控制行动,导致自己对女老千,唯命是从,不但无条件提供17万5000令吉现金任女老千花费,连家中价值10万令吉的金饰也双手奉上;女老千甚至拥有她所有的提款卡和信用卡密码,更甚的是,女老千还冒用她的签名将其屋子出售,并取走24万7000令吉的部份售屋所得,让她蒙受近百万令吉的损失。捏造凄惨背景要求借宿刚于今年6月杪“清醒”的事主深知错信老千,挺身戳破女老千谎言,并要求女老千一起到律师楼宣誓揭发真相,但俯首认错并答应将归还所有款项的女老千如今却失去蹤影,让无家可归的女事主不知所措。匿称G女士的事主是一名印裔穆斯林,她是在2009年经友人戴夫而认识女老千。“女老千是戴夫的妹妹。对方自从认识我之后,就经常打电话给我,甚至要求到我家做客,我都答应了。”她说,女老千过后开始不断捏造凄惨的生活背景,包括被丈夫和家婆虐打、身上没有钱,无法供孩子读书等等,藉机请求暂住她家中避难,而她就此开始了3年的同屋梦魇。G女士申诉,自女老千住进她家后,就开始控制她的生活,包括终止她的手机服务、不准她接听任何电话,让她与外界和家人断联;女老千甚至冒充她的名义致电银行却提供自己的电话号码,要求对方若有任何事可联络有关号码。“她还拿走了我所有的重要证件,如国际护照、身份证、信用卡及提款卡等。我不知道为甚幺我会完全信任她,她问我提款卡密码,我还如实的告诉她。”G女士週五在雪州梳邦与沙亚南消费人协会(CASSA)主席拿督耶谷乔治陪同下,召开记者会披露自己遭遇不可思议的诈骗经历。她懊恼地说,他对待女老千如同女儿般信任,对女老千推心置腹,甚至把女老千的3名孩子当成是自己的孩子般疼爱。女老千谎称孩子没有补习费,她就马上提供金钱援助,万没想到竟是一场骗局。拒给钱女老千取刀喊自杀G女士指出,女老千搬来与她同住的这段日子,不断向她索取金钱挥霍,甚至把她的两张3万至4万令吉金额上限的信用卡刷爆,以致她遭银行终止信用卡服务。当她拒绝提供金钱时,女老千竟到厨房取刀扬言要自杀,让她无可奈何任对方予取予求。“她后来说要我把首饰全部给她,我也给了;她对我说,我不需要用车,也不能踏出家里,车子留着没有用,又把我的车子驾走了。”她说,贪得无厌的女老千还怂恿她拿出公积金,幸运的是她尚未达到提取公积金的年龄,因此才保住最后的财产。索文件逼签署卖豪宅G女土说,女老千过后将目标转移至她的豪华房子,并要求她交出所有的房屋文件资料,却没有交代用意。“她一直重复提醒叫我不要过问,只需要照着她的话来做就行,并称迟些会向我解释。”不久后,她发现银行户头多了一笔24万7000令吉的款项,但她完全不清楚这笔款项从何而来。“她叫我不要问,还说那笔钱不是我的,最后她把那笔款项取走。”G女士提及,女老千威胁她到律师楼签署一份买卖协议书,她根本就不知道内容就被迫签署;过后,女老千还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冒充她的签名签署另一份协议书。当买主前往其家中查看时,经追问下,她才知道自己的屋子已经被售出。头髮被剪疑遭下降G女士披露,在女老千借住她家期间,她经常感觉牙痛和全身疼痛,然而医生在检查后却告知一切正常,让她深感不解。“女老千经常下厨煮食物给我吃,还会带回一些据说是经过牧师加持的糖果让我品嚐。”她说,女老千还曾经二度在她不知情之下,鬼祟的剪掉她的头发。“我是在偶然的情况下摸到头顶位置不妥,才发现头髮被离奇剪断。”为此,事主相信自己被女老千下降头以致3年来对女老千言听计从。女老千哥哥是70年代名歌手G女士说,她在今年6月杪开始察觉不对劲,因此频频向女老千追问,相信此举令女老千戒备,并逐渐与她疏离。“我问她到底有没有欺骗我,她还敢敢以宗教和孩子的名义发誓说没有。”随后,女事主要求女老千一同到律师楼宣誓,而女老千在宣誓时承认骗走女事主财物并请求原谅,还保证会归还所有钱财。“除了宣誓书,我还把过程录制下来,证明她承认过错。”G女士曾经找过女老千的哥哥戴夫,对方是70年代着名的歌手,他听后仅要求妹妹(女老千)搬离女事主家,对妹妹行骗的事情置之不理,要求女事主自行解决。模仿声音借钱友人也中招育有两名孩子的G女士,除了被女老千套出户头密码取走大笔款项外,还被女老千模仿声音向友人借3万令吉。“女老千模仿我的声音欺骗我的友人,说我在国外的孩子遇到一些问题,需要借钱周转,要求我的朋友汇3万令吉到我的户头,而友人不疑有诈地照做了。”她说,在两人相处的3年时间里,女老千已经熟知她的生活作息,也了解她的签名方式,至于说话语气及声音,要模仿不是难事。G女士披露,在两人同住的日子里,家人曾经劝告她赶走女老千,但她却不知何故倾向偏袒女老千,不愿赶走女老千。已呈资料女事主不满警未查雪州梳邦与沙亚南消费人协会主席拿督耶谷乔治指出,受骗的G女士在今年7月杪报案并提呈所有有力的证据和文件后,警方迄今仍没有展开任何调查行动,令她感到不满。“女事主已经把所有的文件资料交给警方,包括宣誓书、影片等,这些有力的证据已经足以让警方展开详细的调查。”他说,他质疑这宗诈欺案涉及银行、律师和大耳窿等串谋,并在背后操纵,以致女事主的产业如此轻易就被转售出去。“一般的买卖房屋协议都是先签署买卖同意书,之后才收取款项,但是在这次的案件中却相反,令人质疑背后存在银行、律师和不法徒的黑箱作业。”耶谷乔治促请内政部和国家银行针对女事主的投诉展开调查,维护公众的利益,同时促警方儘快逮捕该名女老千归案,避免更多受害者误中圈套。‧2012.1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