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就怎幺劝也无用啊!」

在六十石山的壮丽山坡上,和一位正在採金针花的花农聊了一下最近摄影团入侵金针花园事件后,他这样无奈的回答我。

我沿着斜坡爬了上去,果真,一排一排的单眼架在脚架上,一根一根的插进浓密的金针花田里。本来锦簇绵密的花田,被不断入侵的拍摄者像摩西分红海般一分为二,形成了几条人为的小径;而小径两旁的金针花,理所当然的被脚架与拍摄者的来回走动而破坏,有的花瓣与枝干早已破碎的惨不忍睹。

这全都是为了一张相片,一张「追求在脸书上被按讚的虚荣心」的相片。一部分的拍摄者,为了脸书的讚数,不惜勇闯禁地践踏农民的血汗。并在脸书的照片上用华丽矫情的文藻,甚至图文不合的怪句来叙述「大自然与人文之美」。

摄影客沦为「踩花」贼:美景只存在相片里的摄影歪风 无数的摄影客来到六十石山,把脚架硬生生的插在浓密的金针花田里|作者提供

风景摄影除了纪录当时的美景之外,也是在变化万千的大自然里撷取瞬间。因为你永远不会知道,这座岛、这座田,会不会在下一次的颱风或是地震之后,永久的消失在地平线上。

风景摄影则能让瞬间冻结在相片里,为当下的云彩、浪潮,与山峦永远凝固在永恆里。这是摄影人热爱大自然的天性,与回馈大自然的赠礼。

当然,因为美丽的相片与景緻也可能促进观光发展,摄影师则是散播这种观光机缘的媒介。然而当今在台湾的摄影风潮普及化之下,许多缺乏道德与公德心的「摄影爱好者」,以为拿着一台单眼就够称为摄影师;以为拍到了云海、夕阳、火烧云等每个细节清晰的大景,就是风景摄影家。

他们每年固定随着季节,跟随着潮流,过年拍101烟火、拍大稻埕烟火、拍花莲金针山、拍平溪天灯、武岭拍樱花……拍摄知名风景并没有甚幺不对,但抢放脚架、挡路、踩花等事件却层出不穷。

摄影客沦为「踩花」贼:美景只存在相片里的摄影歪风 无数的摄影客来到六十石山,把脚架硬生生的插在浓密的金针花田里|作者提供

在人文摄影方面更是离谱。有些自称人文的摄影师,还掏钱要求被拍者做出一些他们平常不会做的举动,比如说:叫捕鱼的网撒高一点去捕飞机,叫传统商家把商品摆好然后假装认真工作给拍。这样不只养肥了传统行业(以后询问是否能拍摄,变成了只允许收钱做样子摆拍的情况),同时也丧失了人文摄影最重要的「自然」。

至于拍摄鸟类及动物…除了黏小鸟、抓青蛙之外,前阵子才传出有人擅自将幼鸟移动到鸟巢外来拍摄的骇人行径,荒唐的情况位居摄影歪风之冠。

许多的摄影爱好者,除了Flickr之外,大多还是在脸书上传自己拍摄的作品。就像你我一样,把认为好的作品张贴在脸书的社群上,这是一个单眼摄影普及化的好现象,让各阶层与年龄的人都可以学习和体验摄影的乐趣。

但是不可否认,盲目追求脸书的讚数和衍生出来的虚荣心,可以诱惑摄影爱好者不顾他人与农民的感受和权益,自私跋扈如同蝗虫过境式的拍摄。

摄影客沦为「踩花」贼:美景只存在相片里的摄影歪风 入园告示牌|作者提供

摄影,和音乐与艺术一样,都是灌溉美学的一种兴趣。美学,需要的是独到的眼光和诠释方式,更是需要懂得体会他人、大自然与动植物的良心。因为有心,才能拥有观察敏锐的双眼,用心的感受,良心的体恤,和诗意的浪漫。

身为摄影爱好者的你,如果不想成为这些生态环境破坏者的帮兇,在脸书上你可以忽视他们的照片;在外拍摄时,多留意脚架和双脚踩在哪里。拥有敏锐双眼的你,一定能够避免碰撞或踩到身旁的花草美景。

如果你看到摄影爱好者有以上叙述的恶劣作为,你可以劝说或警告,因为在他们的持续破坏下,一个美丽的景点可能因此被收费或是管制禁止入园,只因为一小众的害群之马。这一次,请让右手拿着单眼左手拿着脚架的摄影人,能够成为受人尊敬的行业与爱好,重拾摄影的初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