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家重现童年恶梦:我的妈妈是囤物癖

  摄影师乔夫‧强森(Geoff Johnson)与妹妹珍妮佛‧米克西亚(Jennifer McShea)的母亲生前患有强迫性囤积症,导致家中堆满着各式各样的杂物,成为他们童年时期的梦餍。2013年母亲过世后,这栋有如垃圾屋的住宅便由强森继承,而屋内环境跟二十年前离家时的景像一模一样,仍然充斥着堆积如山的杂物。

  身为摄影师的强森决定将这丑陋的过去,化为美丽的艺术作品,让儿子与姪女进入画面代表过去的强森和珍妮佛,但由于房屋年久失修有安全上的顾虑,最终用修图软体将孩子修进照片。这一系列失控又混乱的照片系列被命名为「门后」(Behind the Door),忠实地重现了他们位于内布拉斯加州奥马哈市的童年故居。

摄影家重现童年恶梦:我的妈妈是囤物癖

  强森说:「每个人背后都有一个故事。对我来说,拍摄这些照片就像是展现那些我们经历过的事情,希望能够帮助到其他人。」他所说的「其他人」代表那些患有囤积症或是与囤积症患者生活相处,因而保持沉默且觉得羞耻,就如他们当年一样自卑的人们。

  珍妮佛在部落格描述,当年房屋内的所有东西都坏掉了,而且没有换新,长年以来积累了许多废弃杂物,这也造成珍妮佛甚至有「门铃恐惧症」。她说:「时至今日,如果有人敲门或按门铃时,我会立即想到房子给人的感觉怎幺样。」

摄影家重现童年恶梦:我的妈妈是囤物癖

  当强森和珍妮佛住在这里的时候,保守屋内情况的秘密是极其重要的,因为他们深怕受到社区住户的论断。这也意味着他们不能邀请朋友、让朋友来家里过夜,甚至只能将门打开一点点。珍妮佛说:「有一种非常巨大的恐惧感,害怕如果别人知道我们生活的环境,我们就会被社会局带走(强森与珍妮佛的父母离异,父亲曾试图帮助他们,但也没有任何改善)。我们就这样生活在恐惧之中,同时还有羞耻的感觉,虽然没有人发现,但我们仍然对生活环境感到困窘。」

摄影家重现童年恶梦:我的妈妈是囤物癖

  出于这些原因,强森也承认即便是过了二十年后的今天,还是很难再次踏入这间房子,第一次回去情绪也非常激动。而对于妹妹珍妮佛来说,当她第一次回去时,则发现自己用不同的角度来看待这一切-透过为人父母的角度。

  「我为母亲心碎,她在如此巨大的负担下生活着。我对她的生活有了不同的看法,让我开始怜悯她的处境,而不再只是感到沮丧。」珍妮佛如此说道。

  即使这间房子让这对兄妹的童年感到孤独和羞耻,但这系列的照片终究不是用来发洩愤怒情绪,也不是为了震惊世人。强森坚定地表示:「我们想要颂扬母亲,她只是有着无法克服的困难罢了。」

摄影家重现童年恶梦:我的妈妈是囤物癖

摄影家重现童年恶梦:我的妈妈是囤物癖

摄影家重现童年恶梦:我的妈妈是囤物癖

摄影家重现童年恶梦:我的妈妈是囤物癖

图片出处: Geoff Johnson